凭着70%的裸戏,她拿了艾美奖

2018-10-17 13:34 速讯网 速讯网整理

  第70届美国电视艾美奖颁奖礼于北京时间9月18日早8点举行,桑迪·牛顿凭借《西部世界》获得2018年剧情类剧集最佳女配角。

  图源网络

  图源视觉中国

  上台领奖时, 桑迪·牛顿说:“我不相信上帝,但我今晚谢谢她!”同时,她感谢了《西部世界》剧组,“超级爱你们”,也深情表白自己的女儿:“我得以指引你,爱你和保护你。”

  网上也是恭喜声一片,实至名归。

  很多人都在说桑迪·牛顿很不容易,这个奖是对她最好的嘉奖。

  确实,在桑迪·牛顿的成长过程中,在她自我意识建立的过程中,在庞大电影产业里她努力为事业奋斗的过程中,她所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她常扮演充满反抗意识的角色,从魂魄不散的黑奴到揭竿而起的人造人,正如你在美剧《西部世界》和《游侠索罗》等影视作品中见过的她。

  《西部世界》第二部

  好在,这位没什么背景的黑人女演员靠着自身的气度与对表演的热爱在电影行业坚持了下来,她直言不讳地抨击好莱坞的潜规则与压迫,她说,她早已做好准备要永远抗争。

  《西部世界》,让我感觉到自由

  近未来,娱乐产业的飞速发展可能为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享受,只要你有足够的资本,就可以在一个沉浸式的游戏中体验真正的“西部世界”,这里的一切NPC(非角色玩家)都由人造人扮演,任由玩家摆弄。

  然而,正当有钱人沉迷幻想世界的时候,这批NPC的自我意识觉醒了,他们站起来推翻了这个主题乐园的统治者,反抗者当中就有桑迪·牛顿饰演的酒馆老鸨梅芙。

  《西部世界》第一季

  当人们在《西部世界》中被这位气场强大且身材完美的女演员震惊时,他们开始查她的资料,翻她的履历表,才发现,哦,原来桑迪·牛顿在上世纪90年代也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只是她选择了另一条不那么商业的演艺道路。

  而当人们在《西部世界》中注意到她的时候,更多是因为她大胆的全裸演出。不过桑迪并没有那么喜欢人们对她的全裸演出议论纷纷。

  “讽刺的是,当我真正脱掉所有的衣服时,我感觉到彻底的自由。并不是因为我此刻全身赤裸,而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主动的选择,完全的自主。在片场我有70%的时间都是全裸的,70%!而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完全掌控了自己的工作。”

  跳舞时,第一次找到归属感

  桑迪·牛顿的母亲是非洲绍纳族的一位公主,父亲则是一位白人艺术家,父母给她取的名字“Thandiwe”在部分非洲国家的语言中意为“挚爱的”。但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除了父母,桑迪其实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爱”。

  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英国,来自康沃尔的白人和来自津巴布韦的黑人基因融合成了一个棕色皮肤的姑娘。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叫“大自然自有意想不到的一面”。然而这种“自然”在当时的社会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桑迪还是一个信奉无神论的黑人孩子,却在一座由修女主持的天主学校中长大。

  “我就是一个另类,我的自我在不断寻找定义,并试图将自己套入。”可惜她的肤色不对,她的发色不对,她的背景也不对。“我的自我被他人定义,这意味着在社会上,我并不真的存在。”

  这种对归属感对自证存在的渴望贯穿了桑迪的前半生,而她第一次找到自我的归属感,是在跳舞的时候。“对于自我纠缠不清的恐惧,在跳舞时并不存在,我像是失去了自己。而我是一个非常好的舞蹈演员,我会把我所有的感情投入到舞蹈中去,在舞蹈中,我能完成我在现实中自己无法做到的动作。”

  手握剑桥学位,却患上贪食症

  16岁那年,她接触了表演。在表演过程中觅得的平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幸福。“我那残缺的自我,终于融入了不是我自己的另一个自我。这种感觉真好!那是我第一次存在于一个正常运作的自我,一个我可以控制的,可以操纵的,可以赋予生命的自我。”

  所以大学时,为了进一步了解自我,她申请读人类学。面试时她才明白,所谓肤色,所谓种族,不过是人类基于恐惧与无知创造出来的概念。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